關於部落格
現在猶是籠中鳥,但有天我會掙脫刺網,飛向遙遠他方......
  • 2133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最強的直覺

 很少寫網誌,是因為面對鍵盤,面對文字,我真的很難說謊。

面對他人時候,我可以跟別人說謊

但是當我手指按上鍵盤時,我卻不能跟自己說謊

 

 

面對言談保留最多

 

電話其次

 

MSN稍誠實

 

信件七分信實

 

隱藏在文章裡的自己,百分百真實。

 

 

 

 A朋友講講幾句,跟B朋友講講幾句。每句都是真心誠意,但句句有所保留。

 

真的很想回到過去以前那個神經大條到近乎白痴的自己。

不知道是自己怎麼了,以前在難熬的事情都不是這樣一路撐下來了嗎?

再惡毒的話和再冷涼的表情眼言語不是沒聽過,可是當初不是神經大條到不放在心上嗎?

當初希望自己能夠再機伶點,不要再被騙被耍

 

現在這願望成真了,我只需三言兩語就可以近乎直覺的感受出來對方對我的敵友善惡。磁場感覺氣質眼神表情動作語調

沒有任何的規則可循,我就是可以憑直覺感覺

 

內心討厭但是故作友好的人

不同世界的人

只是被外表假象所吸引的人

因利接近的人

越行越遠的人

陌路人

只可友好不可深交的人

只可深談而不可深交的人

應當保持距離的人

 

於是無形的隔閡就此出現,也是直覺性的防衛自己。

反而讓自己跟人越行越遠,一個永遠都在固定距離內看著別人的人怎麼可能感受到溫度? 到了後來連回去人群的方法都忘記了。

 

(可以說嗎?會不會尷尬)(這事情能說嗎?會不會被流出去?)(我能信他幾分?

 

就算是朋友,也會因為對方不經意的表情動作語言就近乎敏銳的感覺到對方對自己的感覺。大多時候都告訴自己莫臆測,努力的忘掉那些瑣碎的小細微,但是相處時候又會看到對方某個小動作 某句話又會不自主的讓直覺直衝腦袋。

 

越是對自己重要的人,往往越容易顯得虛偽

難以說出口的才是真話

 

跟人相處太累,試探 揣測 猜想

評估自己該說幾分話 幾分謊

 

偏偏獨自一人時候所有細小粉碎的事情會漸漸的由小擴大,像是黑洞般吞掉自己

(他說那句話的意思是要我走開?)(其實對方很厭煩自己?)(他說的不是實話)

到頭來厭惡的不是對方,而是敏感到快過敏的自己。

 

其實自己四周的人都很無辜,明明把心藏得太深的人是自己,則怪別人不懂自己的也是自己。又想,自己是沒有當朋友資格的人,還是獨自一人吧。

可是偏偏又忍耐不了心中極度的空洞寂寞不安,繼續半拖半拉的游離在人群和孤僻之間。

只好一直尋找能讓自己狂熱的事物,一頭栽下去,以為只要腦子都只要想著那些事情,心裡面空洞的地方就能夠被補滿EVA的綾波死前的遺言刻骨銘心的明白。

 

小說一定限度的反應自己

我的主角們都在燈火闌珊處 人潮簇擁中迷失自己

心中空盪 靈魂飢渴

用藥物酒精性愛以麻痺自身

一方面孤寂的可憐自己,一方面又狂傲的仇視他人

情節中找不到他們可去的出口

只好讓他們通通歸回塵土

 

 

(我已經殺死多少個人物?)

 

很少流眼淚的時候,曾被罵過鐵石心腸

 

憐憫是用多少眼淚來定義的?

那痛到已經麻木叫做什麼?

 

不會流眼淚,但是會想死。

這又是怎樣的鐵石心腸?

 

 

眼淚潰堤只在內心被看見的時候,以前很容易被看穿

然後淚水直直流

越大越深藏

自然無淚可灑,因為都觸及不到真情實義,心中自然平靜冰涼

 

偶爾會因為別人無心的一句,間接彈射中心而悄然幾滴吧。

 

 

可以深談的朋友心很遠,即使我們徹夜同榻言語深處共飲泣

僅限一夜。

合得來的人卻不能深談。

畏懼深談之後心就離得很遠了

 

 

這是個你即使掏心掏肺,人家還不見得要的世界。』我在某文裡如此尖銳道。

 

雖然如此,但是還是渴求別人的了解?

 

 

真的很想回到以前那個連別人的惡意的感受不出來的自己。

就算被暗捅刀 被背叛 依舊可以傻愣愣相信對方的自己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