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現在猶是籠中鳥,但有天我會掙脫刺網,飛向遙遠他方......
  • 2133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鋼彈小說] Rey Za Burrul 軌跡

 

軌跡。

 

 

只是平靜地訴說一段,關於你我的故事

 

希望沿著我所留下的軌跡走,

 

有一天能到達你所在的地方。

 

 

Plant春天,新生入學的日子。我跟你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開學典禮上,
我仰著頭專注的盯著在講台上致辭的
Gil,你突然用手肘碰碰我──「Shinn˙Asuka」伸出手來。

 

   微微轉頭,我看見你那雙鮮血紅的雙眼,輕輕點頭,「Rey˙za˙Burrul

 

伸出手,與你一握。很燙的溫度,就跟從他眼中看到的顏色一樣。

 

火一樣的人。

 

 

不過比起長相,更叫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接下來說的話

 

Rey……原來是男生啊」然後坐他後面染著橘色頭髮的男孩捅了捅他手臂低嚷著
Shinn你賭輸了,快,一百塊」

 

「嘖,我知道了,諾,拿去。」

 

『新生!台上教官在演講,在底下吱吱喳喳幹麻,交叉俯立挺身一百下,去。』

 

我側頭從髮間看著那兩個揮汗在禮堂地板上罰俯立挺身的男孩子。

 

腦中只閃過真是個笨蛋……”如此淡得轉頭即忘的印象。

 

第二次見面,是我提著行李拿著宿舍鑰匙打開房間門匙後,在亂成一團的宿舍裡。

 

衣服和雜物散了一地,你抱著本漫畫躺在床上。
將頭探出來,朝我又了一聲,「原來我們是室友啊,請多指教,
Rey

 

「在指教前可以先把你自己的東西收拾乾淨嗎。」走過去,啪地一聲把他的漫畫給闔上。
他睜著血紅色的眼睛副有挑釁意味瞪了我幾秒,才笑道,
「看來你沒有我想像中的娘嘛。我在
A班,你呢。」

 

「一樣。」

 

 

「很抱歉之前在開學典禮的時候拿你打賭。」
在我們動手清掃宿舍整理各自東西的時候,他突然說。

 

「沒關係。」

 

「那個橘頭髮的傢伙是威諾,開學時候我跟他打賭那個金髮的是女的一百塊,
抱歉啦,不過那天我在櫻花樹下看到你的時候,真的就以為你是女生了。」
我發現他的行李只有一包,除了簡單的衣物跟盥洗用具,什麼都沒有。

 

「從那時候就注意到我了?」 「嗯,一直盯著看。」

 

 

我盯著他的臉看,那是一張豪不畏懼的面孔,從某方面來說,很適合當軍人,
「真有膽量
……」我拿著拖把淡淡地拋下這句就走了。

 

 

幾個禮拜後,我對他有了初步的認識──

 

Shinn˙Asuka,地球流亡而來的難民。在戰爭中父母雙亡的孤兒,為了向奧布復仇而來到Zaft

 

 

不擅長打交道,也不願跟他人打交道的我而已,Shinn勉強算是我僅有的朋友。
面對他無論多熱絡的口氣,我總是三兩句淡淡回應,但不知為何分組課程時候他仍會過來我這。
大概是因為我們倆是全班最難接近的人?

 

 

Rey,你放假的時候都會回家吧。假日的時候都有個很氣派的男人來接你,應該是你爸吧。」Shinn臉上蓋著漫畫翹著腳,聲音從書裡悶悶地傳出來。

 

……他不是我父親。」「欸?」 「我沒有父母……」面無表情地繼續打著報告。

 

「抱歉,我不知道……

 

「沒關係,我覺得很幸福。」按下按鈕,列表機無聲地印刷著,我蓋上電腦,轉過頭來
「對我而言,
Gil是最重要的人。」

 

 

清澈堅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漸漸地發現兩人的相似處。同樣都是戰火的悲劇,
同樣地渴望強悍,同樣的鄙視軟弱。
只是他如團火燄瘋狂竄燒,無處宣洩狂暴不已,
而我是塊冰,深深地沉入深海之中。

 

 

Rey真的長大了呢。」餐桌上,Gil笑著如此說:
「我還以為
Rey永遠只會說關於我的事情,總覺得心裡有點失落。」

 

放下餐具,我有點不知所措,眼睛盯著盤緣上精美的雕飾。

 

「我是Gil的,Gil是我的一切。」

 

 

自從另一個我將我交付給他時候,我就暗自發誓了。

 

((我是你,你是我,我們是一心同體的。你哭泣,你悲傷,我通通都能夠感覺到))
一雙溫柔的手將我脫離黑暗之地,面具下的臉與我相似,與我同樣的湛藍眼睛。

 

 

((我的目標就是創造出理想中的樂園,掙脫像你這樣悲傷的孩子的枷鎖;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掙脫這枷鎖吧。願意待在我身邊嗎?
Rey))

 

 

已經厭倦在黑暗中哭泣,唯有強悍才能掙脫命運的枷鎖

 

我如此相信Gil,相信他會創造出一個沒有悲劇的世界。

 

連綿不斷的悲哀枷鎖,將由我終結。

 

 

我的生命,是Gil賜與給我的。

 

因為如此,我原意奉獻出自己的一切

 

我的生命,是屬於他的。

 

 

所以,當Gil微笑的嘴唇輕聲地流出『接近他吧』這樣的耳語。我點頭應諾。

 

為你,不管是生命還是身體,都可以放棄,都可以拋棄,都可以背叛。

 

 

『他是擁有Seed的人,接近他吧。』他微笑。金眸微瞇。

 

 

 

因為Gil的那一句話,無論多背德的行為我都願意去做;

 

就算是通往毀滅的道路,我都會與他同行。
Shinn
吻上我的時候,腦中這句話盤旋不去,黑暗中充滿他衝動的呼吸聲。
睜眼望著他真誠熱切的雙眼,罪惡感將我拖至那血海中滅頂墮落。

 

 

利用也罷,利誘也罷。倒在床上的瞬間我閉眼,放空腦袋任憑烈火在身上燒過一遍又一遍。
少年的情感澎派狂放不羈,在顫抖中撫摸對方青澀的面孔,溼熱的呼吸吹過身上每一吋肌膚,
孤單寂寞得就好像全世界都遺棄我們。
有意也好,無意也好,等回過頭來發現時候,這種年少的輕狂已經深深烙印遍身,
而我自己,似乎已經陷溺其中。

 

 

 

 

鳳凰花開落,我們在剛落的硝煙中畢業了。

 

Shinn就跟我預計的一樣,雖然有些波折,但還是穿上了紅衣得到了精英駕駛員的身分。
Gil對我的行事感到很滿意,但三架MS下來時候看著Shinn
的脈衝我卻有些悵然。
三年下來,
Gil已爬上了Plant
的最高統領者位置,
而我隨著他的平步青雲更將自己融入黑暗中,彷彿影子般。

 

 

更加沉默,將自己沉到更深的深海深處。

 

 

在戰火漫天中,Shinn無視軍紀撿回來一個女孩,名叫史戴拉,敵方的駕駛員。

 

我與她,就好像互映對方的鏡子一般。

 

宛如巒生一樣的命運,一樣的悲劇。

 

看著Shinn對她的好,一瞬間錯覺幾乎以為躺在那的女孩就是另一個我,心中一震顫。

 

走過病房門口,用餘光看著Shinn握著那女孩的手說話。不禁地希望,如果一天我也倒下了,Shinn是不是也會這樣握著我的手說話;即便她是強化人,即便我是複製人,
即便我們都只被允許最短暫的生命,難以抗拒的命運,
他是不是都會掙脫層層的藩籬和阻礙帶著已經折斷翅膀的我們離開。

 

我就是史黛拉,史黛拉就是我。

 

 

Shinn半夜悄悄溜出房間時,我悠悠地轉醒。

 

Shinn…….要救她嗎?)

 

看著病床上那逐漸孱弱的女孩,彷彿就是自己。
追上去放倒了前來阻攔士兵,他吃驚地回頭望著我,而我只是淡淡地說
「無論是多卑微的生物,只有存有一線希望都會努力求生」

 


刻意避開視線,心卻微微地抽痛著。

 

自從上次在廢棄實驗基地裡暈過去後,我能明顯地感到自己的身體正一點一滴的衰敗。
我看著那女孩,宛如鏡子面對面一般。

 

 

『你……會回來嗎?』

 

「當然。」絕對堅定。

 

 

『那快點。』

 

 

一個從未想過的念頭在心底滋長,

 

如果如果是Shinn的話……一定能幫我掙脫這個枷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以為只要一直想著Gil,心裡空盪的地方就會被填滿,如今那裡已經有了另一個人。

 

沒想到原來自己的世界還能容下第二人。
開始害怕對方的背叛,沒想到會如此的激動、瘋狂、介意、忌妒。
當那名叫
Athrun的人走過,Shinn
的目光開始追隨著他的時候,
發現自己原來是如此的善妒,失落。

 


不希望他走,只有跟他不想對立,所以用盡一切方法,排擠掉打亂兩人平衡的外來者,
就算是被說是卑鄙也無妨。

 

 

是因為來自死亡逼近的恐懼嗎?

 

我終於也到了必須服藥的地步,透明的藥瓶裝著淺藍色的膠囊,吞下藥後爬回床上,
咬著床單忍受著從四肢百骸襲來的痛苦,像是要把身體絞碎扭斷再磨蝕殆盡,
從五臟六腑的鑽入骨髓的痛。上一秒宛如被煉火炙燒,下一秒感覺又被丟入冰水中全身發寒。
輕微的時候,回到房間悶不吭聲地昏睡半天,再裝作什麼事都沒有;
嚴重的時候只好將自己關在隱蔽的地方,任憑劇痛如海嘯撲來。

 


痛苦時候,更感寂寞。因為寂寞,所以脆弱,所以更害怕被看見。

 

 

每天早上醒來,都清楚感受到又有多少力氣從身體流掉。
看著窗外的陽光恐懼再也沒有醒過來的一天。
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一個人孤單的死去,然後在這世上不留痕跡。

 

宛如不曾存在過

 

 

GilDestny計畫付諸時。我抖著身體強忍著痛苦對他說,『Shinn….我把未來託付給你了…..

 

 

他緊抱著我,堅決得連牙關都發顫,我將自己送上。送上已經脆弱成跟玻璃一樣的身體。

 

Rey的未來,由我來保護。我發誓。

 

一個人的寂寞 孤單 絕望和痛苦,讓我更牢牢拴住Shinn,利用我所剩無幾的生命緊緊的纏死他。

 

總有一天我將消失,唯有他能看見我存在過的痕跡。
獨自流著眼淚到天明,在心中絕望地反覆吶喊不要孤單的消失。
Shinn不要走。

 

 

環上他脖子瞬間,隱約看見自己不可扭轉的悲劇就在眼前。而我卻選擇閉上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