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現在猶是籠中鳥,但有天我會掙脫刺網,飛向遙遠他方......
  • 213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最後的沙漠 第十章

『拜託你啦,每次有事情的時候還是拜託約書亞最可靠了!等我有空我一定請你吃一頓──食堂的午餐!』 『那個……不用了……前輩你的薪水不是每次還沒到月底就花完了嗎……』約書亞小心翼翼地說著,卻正好一箭戳中要害。 『呃!』一針見血。 畢竟人家約書亞是貴族子弟,從小過著穿燕尾服在古董大床上吃早餐的生活(這絕對是真自己的想法),而自己是到了月底能抽”伸手牌”香菸的窮軍人,人家當然不指望自己有多大的謝禮。『你是不是嫌我窮啊?認定我連區區的午餐都請不起?!』單刀直入的問。 約書亞輕皺著眉頭笑了。前輩有感謝的這份心意他就已經很滿足了,但是……如果真的要請客……到頭來還是要約書亞自掏腰包吧。 『答謝和謝禮真的不需要,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大家,能夠做多少事情……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他淺淺地微笑著。淡金色的髮絲在白皙的面龐飛動著,約書亞是能溫暖人胸口的天使,連微笑都像午後陽光一樣柔和。 誰能想到三年前,他也是駕著MS對著敵人毫不留情開火的軍人。 明明討厭戰爭,卻一再的被逼上戰場。 明明不喜歡傷害別人,卻不得不一再開槍。 「我們並不是為了什麼真理大義,只是為了想活下去才戰鬥」 「沒有人喜歡戰爭,但是那是我們活命的唯一選擇──」 ATHRUN……他喃喃地自語。約書亞的柔和和阿斯蘭重疊在一塊。 當時他沉靜如湖水的瞳孔想訴說的很簡單──不戰則已,一旦選擇了,便不退縮。 ATHRUN,ATHRUN。他在荒漠中這樣呼喚他,而那個人……只是憂傷的轉過頭, 『我是薩哈爾˙拉爾』 輕輕的一句話,就徹底的劈在他們之間。一道長長的鴻溝。 ATHRUN已經死了,躺在雪白的大理石碑下,躺在安靜的軍人公墓裡, 站在沙漠裡的是邊境的王子,是薩哈爾。 『跟我回去-ATHRUN──』 『我不能走-我是AE的薩哈爾──』 相隔咫尺,卻遙如光年。 他不是當年的ATHRUN,他也不是當年的SHINN了。 相隔咫尺,卻遙如光年。 『約書亞,等一下中央的代表來找我,就代我跟他們說──「不是紅色的騎士,是沙漠的王子」』 『是拉克斯小姐他們嗎……我知道了。』 [B]不是紅色的騎士,是沙漠的王子。[/B] × × × 『什麼?是漢彌頓隊長?我們隊長上哪去啦?』『該不會又是開小差吧。』『沒有申請外出他要開去哪啊……』操場正中央,ASUKA小隊們如臨大敵一樣慌慌張張的整裝跑來,卻沒看見那赤眼魔鬼,而是穿著純白隊長服宛如天使的約書亞 。 『前輩到政府提報告去了,所以今天也還是由我代理隊長職務。請大家多多海涵。』約書亞露出靦腆微笑。雖然說是隊長,可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比他年長。 約書亞話才剛落下,隊伍中馬上爆出好大的歡呼聲──『萬歲!』『太好了!如果是漢彌頓隊長的話就不怕了!』 『你們……Shinn前輩做人有那麼失敗嗎……』『其實是因為漢彌頓隊長你是所有隊長裡最「溫柔善良」的好人啊~~』『沒錯沒錯,如果是玖爾隊長的話我們就死定了。』其他人不約而同的一起點頭。 『隊長~我們今天就別出操了~打撞球去吧!』『對呀對呀,順便來賭一把嘛~』 『你們……你們……』看著鬧哄哄的隊員們,約書亞簡直要哭出來了──他們全都跟Shinn一樣吃定他了。 [U]果然什麼樣的隊長出什麼樣的隊員。[/U] × × × 體育館三樓,擊劍場更衣室。 『今天玖爾隊上午作擊劍訓練,迪亞哥你也快回隊上吧,不要每天懶懶散散的給隊員做壞榜樣。』 伊札克脫下白色的隊長服,背對著迪亞哥穿上擊劍緊身衣──同樣也是雪白的,細巧的馬尾軟軟的搭在肩上。伊札克說。 『拜託,那些「大人」們又不會真的叫我們去打仗,是伊札克你太認真了。』迪亞哥閑散地支著後腦靠在櫃子上──穿著同樣白色獵裝式的隊長服,真的需要用兵時,那些傢伙也只會出動國防部底下的軍隊;話說回來,直屬軍已經編成三年了,卻連一次仗都沒打過(也沒仗好打)──擺著生鏽的意味很明顯。 伊札克發出不以為然的鼻嗤聲,雙手繞過背拉起後面拉鍊,一不小心居然讓頭髮夾進了拉鍊,卡得死緊。他吃痛地罵了一聲,含著眼淚暴躁地拉扯著頭髮,想把卡死的頭髮從拉鍊裡扯出來,不過完全是反效果-反而卡得更死了──好痛啊。 『昨天我幫你保養了那麼久,你今天就這樣糟蹋他。』 指的當然是頭髮,迪亞哥莫可奈何地把手一攤過去幫伊札克拉下拉鏈再重拉一次──蒼白的身體上有道長長傷痕自伊札克左胸貫到後背,在從腰際分岔而下,在身體左側型成丁字型。 迪亞哥胸口一緊,這是最終戰時留下來的傷疤。 每當看見一次,胸口就抽悶一次。當時那殘酷的景象又再次被牽動,包括那難受的窒息感。 『囉唆,我自己的頭髮你管我這麼多!』話雖如此,伊札克仍乖乖的轉過頭讓迪亞哥拉起身後拉鍊。 迪亞哥想,如果哪天他不在了,這個生活自理能力是零蛋的人要怎麼活下去。 伊札克差點死在最後一戰中。 對方的MS光劍一刀削去了他半邊的駕駛艙,伊札克左肺碎裂、肋骨折斷刺穿胸口、脾臟破裂,潔白的密氣服被濃濃的鮮血大片大片浸濕,左半邊身體幾乎是血肉模糊。 迪亞哥永遠都忘不了,當他撬開已經扭曲變形的艙門時,伊札克應聲倒在他身上的樣子。血流成泊。 ZAFT和其他參戰國一樣,在這場戰上失去了許多優秀的軍人。戰爭一開始詩河──那個認真忠誠的好女孩,花一般的年紀就被無情戰火摧殘殆盡。伊札克將自己關在駕駛艙裡,雙手捶得鮮血淋漓。 詩河戰亡,阿斯蘭也戰死,伊札克自己也身受重傷,連戰後審判都需要有人在一旁支撐著。迪亞哥自己身上的傷口也不計其數,刀傷灼傷槍傷遍布。露娜在戰中不得不換上義肢,真兩手也輪流折斷好幾次。 所有人都傷得很重,無論是身體或心。 『伊札克,你最近很不對勁喔。我所認識的伊札克應該要更有精神才對。』 被一語道破的伊札克「碰」地一聲用力把櫃門甩上,卻反常的沒有還嘴大罵,眼神中除了有被戳破的惱怒還有著更濃的鬱悶。 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是自從戰後被強制派駐(拘留)在地球的伊札克一直都很悶悶不樂,雖然照樣發飆發怒,但是那落寞的臉色還是騙不了人的。迪亞哥常常看見他望著天空出神,想家。 只要再過幾個月,就可以回PLANT了。迪亞哥也只能這樣安慰思母心切的他。 ××× 阿斯蘭死的時候,伊札克出乎意料的冷靜,冷靜到幾乎冷心的地步,跟瘋狂激動的真形成強烈對比。當從長官口中聽見阿斯蘭戰死的消息時,伊札克躺在病床上愣愣地望著天花板。 『是……嗎』他冰藍色的雙眼閉上又緩緩睜開,悲傷被一瞬間吞下──那是種近乎心死的眼神。 其實阿斯蘭的死,早就有了底。並不出人意表,所以當下並沒有太大的衝擊,就好像他的死是種不可避免的結果,早就知道的結局。 蒼白的臉色,病態削瘦的身體,裂開發白的嘴唇,早就失去光采的雙眼下泛著青色的眼圈。當阿斯蘭撐著精神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說沒事的時候,[COLOR=red]迪亞哥從他寬大的袖口看見一整排密密麻麻的針痕,青青紫紫一片。[/COLOR] 眼淚當場掉下來。 『阿斯蘭,要保重自己啊。』『Kuso,我不准你比我先倒下!』 『是啊,戰爭快結束了,到時候就可以過著從前的日子了。』 阿斯蘭只是失魂落魄地盯著慘白的日光燈 『不…….戰爭不會結束了。』 撐起形同行屍走肉的身體,他披著寬大的ORB制服搖搖晃晃地走了出去──歸艦的時候到了。 從他踉蹌的背影,便預見了阿斯蘭的死期。 『為什麼還要出戰!為什麼還要待在AA!在繼續下去你真的會死啊!』 不由自主的吼出跟真相同的話語。 『那些人是在利用你啊!阿斯蘭!回來吧!伏爾泰上還有你的空位的!ZAFT還有你的空位的!』 『…[B]我當然知道KIRA他們是在利用我[/B]……』阿斯蘭轉過頭來,兩行清淚流下,『…[COLOR=red]我比誰都清楚……即使如此…我還是…無法離開[/COLOR]……』 戰爭到哪裡都有,無論逃到哪都一樣,如果不再被需要,那麼就連存在的價值都會被抹殺掉;人啊,終究逃不過命運的撥弄嗎? [COLOR=red]『我也只剩下這個價值了,不是嗎?』[/COLOR] 阿斯蘭哭了,他們也嗚咽了。 阿斯蘭沒有熬過最後,就這樣抱著殘破不堪的身體和冷死的心,流星般地墜入大氣層, 然後,寂靜地消失了。 [U]他們相信,阿斯蘭的死,有一半是出於自己的意志。[/U] 【請將我的遺骸,灑在宇宙中】 這是他的副手約書亞在阿斯蘭死後,在他房間的牆上發現的一段話。鮮紅色的油漆鮮血般地在牆上流淚而下。 更多的是沒對真說出口的抱歉,抱歉他總是反來覆去,抱歉他總是一再食言,抱歉他不能正視自己的心意,一再逃避,抱歉他必須要先走一步了。 ( [COLOR=red]如 果 我 們 不 是 在 戰 場 上 相 遇 , 多 好 [/COLOR]) 阿斯蘭清楚自己是熬不過了,或是說活著,對他而言已經太過辛苦 或許墜落瞬間,有種解脫的輕鬆感吧。 不用再背負,不用再保護,不用再追尋,不用再尋找,終於能夠靜靜地長眠了…… 約書亞撫牆無聲地働哭。 另一所在,幽暗的禁閉室裡是真痛徹心扉的大吼。 [COLOR=red]那個人的一生,本身就是個悲劇, 翻閱開來,寫得都是別人,沒有自己。[/COLOR] Athrun Zala 得年二十一歲 (待續) 好虐喔……T_T 虐到不行了,ATHRUN和YZAK在這篇裡被我狠狠地虐了一次(誰叫你們都是我心目中的小受) A很清楚K他們只是在利用他,即使如此也還是無法離開。自殺不是他的性格,但是他會選擇用間接的方式死亡。 手上那一排密密麻麻的針痕是注射痕跡,鎮定劑之類的藥物,由此可見當時他已經要藉由藥物的強制力才能夠撐下去。注射到袖子一拉開來上面全是青青紫紫的針痕。 所以A的死是種必然。或是說,死了反而還是種解脫。 長達三年,漫長得幾乎沒有止盡的戰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停止,只能看著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重傷、死去。 [B]阿斯蘭最大的悲劇就是他自己,時代和人只是加速他的悲劇。[/B] 「如果不是在戰場上相遇 多好」 感慨到無法言語,這是ATHRUN最後想傳達給SHINN的話。 PS, 明明我只是想寫很原著的D和Y,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寫越曖昧去了…難道說在原著裡面他們也是姦情滿點嗎(難道說這篇要變成SA主 DYA副嗎) DY和YA是一遇到就曖昧的CP,無論你有沒有打算要寫 囧rz SA是一相遇就激情的CP,想要心平氣和都很難 囧rz [COLOR=red]我沒打算YY自己的文章,但是一路看下來裡面可以RP的CP真的是一籮筐[/COLOR](可以再Y出好多衍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