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現在猶是籠中鳥,但有天我會掙脫刺網,飛向遙遠他方......
  • 2133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SA Love Love 五十問下

開頭:咦?這次小鳥沒有開鋼彈豋場嗎?害人家好期待的說~
S:我為什麼一定要滿足你的期待不可= =
A:真,(拉住S手)乖乖坐下。
W:果然是母雞帶小雞式的老少配啊!(轉轉轉)
(W攻默默地將手放在W頭上,W馬上清醒坐下)

W攻:別介意,請繼續V V。
A:^ ^|||| 我是阿斯蘭˙薩拉˙真
S:我是飛鳥真,不是小鳥(青筋)。
W:咦!?蘭蘭冠夫姓啦!?
A:嗯……(面紅垂下)
S:這是理所當然的事,這樣才能代表蘭蘭是我的人(一把摟住A肩膀開始對攝影機狂吠)──坐在電視機和電腦前的傢伙聽見了沒!蘭蘭是我的!想搶蘭蘭!老子一劍把你砍回老家投胎去!!(爆)

W:(轉頭對W攻說)我們也來這樣吧@//W//@
W攻:不需要。只有你去勾別人的份,沒有人敢勾你的V V(鎮定)
W:呿一 一

A:那個……請問我們可以開始訪問了嗎?^ ^a
W:可以~那我可以坐你旁邊嗎XD~(飛撲)  <-馬上被W攻一把抓回來
W攻:別介意,請繼續V V(鎮定)


Q26:請問兩人第一次H後的早晨有讓你難以忘懷的印象嗎?
A:這……這麼快就切到這問題!?(臉大紅)
W:自從上集播出後觀眾胃口就被養大了啊= =
S:我!我回答!(興奮地舉手),隔天醒來後感覺好像做了一場超爽的夢,直到我感覺到懷中的蘭蘭是沒穿衣服的我才知道自己長久來的夢想已經實現了!(眼睛發亮興奮難耐)
A:真!(臉發燒)
W:小鳥的說法還真直接,那阿斯蘭呢?
A:啊……啊/////那個……其實那天我比真醒得早……看著真像小孩一樣熟睡的臉……(聲音漸微)
W:然後就親下去!
S:(期待貌)

A:不,我不想吵醒真所以打算先下床穿衣服。
W:呿一一
S:你為什麼不親啊!可惡!(極度失望)

A:……可是正當我想下床的時候,真便迷迷糊糊地拉住我說「幹麻這麼早起,再多睡一下啦……然後就把我拉到他懷中抱住我繼續睡……(面紅耳赤)
S:我,我不記得了|||||
A:雖然睡迷糊了,但是還是很有力氣。
W:所以小夫妻的第一次H是在真君的賴床中渡過的嘍

Q27:上回已經問過初H時小鳥的表現了,那現在輪到我們問問真君,初H時蘭蘭在床上是怎樣情形?
S:因為那時候蘭還受著傷,我不敢弄得太大力怕他會痛;包著繃帶和紗布的蘭蘭躺在雪白的床單上含著眼淚也別有一番風情啊!!(握拳爆種)
A:……(臉紅得快冒煙了)
W:喔喔!那樣的蘭蘭因該很讓你瘋狂吧!?(打鐵趁熱繼續問)
S:現在想起來都還會讓我血脈噴張。尤其是當他用那帶著鼻音的啜泣聲叫我的名字的時候我簡直快變成野獸了!那種斷斷續續幾乎不成句的哭泣呢喃~~(核爆種)
W:我,我不行了……冏rz(先來兩盒面紙止止自己的鼻血)
W攻:……(幫忙W擦鼻血)

Q28:真君很在乎所謂的「初夜」或「第一次」這種東西嗎?
A:問這種問題算犯規吧|||||||||||||
W:蘭蘭不要插話,我要聽聽小鳥的意見一一

S:…………其實我一直很懷疑他有沒有被基拉染指過……一一(很酸的口氣)不過,過去的事情我不想知道,未來也不想,以前蘭蘭喜歡過誰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想拿這種改變不了的事情來傷他的心──不過,現在要是有誰膽敢從中拆散我們我一定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就算他是某人的「摯友」也是一樣!(威嚇性十足)
A:謝謝你包容我的過去……(熱淚盈眶)

W:乍聽之下很令人感動萬分,但事實上不但宣佈了所有權還給所有人下了一個大馬威。真,你長大了,會使用這種高招手段了

Q29:兩人婚後同住在一起,有沒有不適應或難以磨合的地方?
A:真很堅持正餐一定要吃米飯……而且還要有味增湯…可飯是我在煮的呢…(頗為抱怨的口氣)
S:這是當然的啊!日本人就是要吃大米飯配味增湯!不然那根本不叫正餐!(固執)
A:可是我並不是東方人啊= =
W:除了飲食和生活習慣不一樣外,小鳥還有什麼惡習讓蘭蘭你無法忍受?
A:早上愛賴床……還拉著我陪他一起賴。(不悅)
S:沒事七點多就爬起來幹麻==#又不是老人家。
A:人家說一日之計在於晨,像你這樣浪費光陰是不對的;早上是人類在一天當中最…………(下接五千字碎碎念)
S:(雙手掩住耳朵)我聽不見我聽不見我聽不見/>皿<

W:我想這才是他們最大的問題所在吧= =(指著SA)
W攻:(點頭)。


Q30:有沒有考慮要生養小孩這一類的事情?
S:有有有!當然有!(激動)
A:這裡不就有一個了嗎?(指著S)
S:我、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好歹也二十出頭了耶!!(爆走抗議)
A:目前照顧真一個就夠了==
W:看來小鳥很讓蘭蘭頭痛??
S:是蘭他自己每次都愛瞎操那種不會發生的事情的心!他想太多了。
A:是因為真君你想得太少了吧……

Q31:如果有的話,打算生養幾個?
S:越多越好!最好生一對棒球隊!(眼睛發亮)(小小真~小小鳥~小小蘭~小小雅跟把拔一起玩傳接球遊戲吧~~)<-已經跌入自己幻想世界了

A:我不要(斷然)。
S:為什麼!(從美夢中驚醒)
W:對啊!!!!(激動)

W攻:人家生小孩你激動啥……(把W拉回來坐好)
A:……因為兩個就很夠了……(雙頰緋紅低聲說道)
S:真的嗎!?Q口Q蘭蘭你願意為我生小小鳥和小小蘭嗎!?(握住A的手激動道)
A:啊……因為是真君的希望啊……////////(害羞)

W:喂,小鳥,你哭了耶


【為什麼都沒有人問兩個染色體都是XY的人繁衍得出後代嗎……】<-雖然知道這是重點, 但還是不打算說出來破壞氣氛的W攻心聲。

Q32:我覺得小鳥會是個好爸爸,是那種會寵小孩的傻爸,因為我剛剛才起個頭那傢伙就已經掉進自己的「天倫美夢」了。性氾濫的小鳥和母性氾濫的蘭蘭,應該說是最適合共築家庭的兩人嗎?
S:這個,雖然我喜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如果他們誰敢惹蘭蘭傷心我一定不會饒過他們 _/ 在這個家我最愛的就是蘭蘭!(爆種)
A:我只希望不要生出第二個小小真……
W:說的也是……一個會爆種的小鳥真就已經很夠了,萬一像到某人小時候就慘了(望著正在爆種的S)
S:我會幫忙帶他的!(握住A的手,一臉誠懇)幫我生一個嘛~~我想要啦 ~~(任性)

W:出現了,傳說中的「小鳥式任性法」==我並不認為阿斯蘭君能夠抵抗這攻勢。

就在某S的死纏爛打下,最後A君只好嘆口氣:真拿你沒辦法啊……(摸摸S的頭)我只生兩個喔……(拿他沒辦法的苦笑)
S:今天回家後就馬上來辦吧!!!!!

Q 33:打算生男還是女?
A:男的,像真!/////
S:女的,像真由!!

(現場凍結三秒,A哭著跑走)

W:你是個混帳!==我以為你已經戒掉妹控了。
S:啊~~~~阿斯蘭~~~我不是故意的~~~~~回,回來啊~~~~(跌坐在地上吶喊)

W攻:也許我們該進廣告了VV b
W:是啊一一(望著跑去追A的S背影)

廣告:【受不了所有人看到你都想撲倒嗎?想要脫離老是被艦長摸屁股的可悲歲月嗎?是否老是因為「你比我還受」而慘遭女友拋棄?。「拉克絲攻君養成補習班」幫你從這地獄中解脫!一個月就可以讓你從小受翻身成總攻,我們有專人的養成訓練幫助你在短短時間內轉身成為「推不倒,壓不下」的超級不倒翁;想要在站在攻受金字塔的最頂端笑傲全宇宙嗎?現在立刻到「拉克絲女王攻君養成訓練班」就可以達到這遙不可及的夢! 只要有心,人人都是攻君! SEED腹黑魔王基拉強力推薦!】

W:(望著廣告癡呆)小攻攻……
W攻:不行 不準  不可以。V V


【廣告時間結束】
臉上頂著鮮紅巴掌印的真 摟著滿臉紅通、滿面淚痕又衣衫不整的阿斯蘭,兩人恩愛地依偎在沙發上。

W:看來你用了非常手段…看來事情沒有我想得棘手嘛…(看著衣衫不整的A對S說)
S:你沒看到我臉上印著什麼嗎?= =

Q34: 廣告時間你們在幹麻。這是我自己想問的。
S:安撫蘭蘭(臉上還印著巴掌)。當然……用了一些非常手段……不然他一直哭說要離婚  orz
A:對不起……(摸摸S的臉頰)剛剛是我出手太用力了……(淚眼花花)
S:蘭蘭你不要哭嘛……(擦拭A的眼淚)
【陶醉在拉布拉布世界的兩人】

W:W攻你都沒對我這麼好過一 3一
W攻:你希望我是妹控嗎VV?

Q35:再問一次,你們剛剛到底在後台幹麻?道具間的工作人員跟我抱怨那裏像是被龍捲風刮過一樣。
A:啊嗯…………(臉紅吱吱唔唔說不出來)
S:你管我!(臉紅爆吼)

W:看來小鳥君很快就能實現他的願望了(結論)。

Q36:如果說小鳥君介意的是基拉的話,那麼阿斯蘭君介意的就是妹控嘍?
S:什麼妹控!我才沒有!(裝死
A:是的……我很介意……………………(哀怨)
S:那是我以前不懂事!現在通通都不會了!!(死命否認
A:……………………史黛拉呢(怨念)
S:(暴汗)蘭蘭你以前都沒有跟我說過你很介意這個……
A:我一直都在忍耐啊…(聲音微抖)

S:(猛抖一下)我現在馬上對天發誓不管死的活的我最愛的就是蘭蘭!要是我有一點點遲疑你就直接開正義把我砍成兩截斬首示眾還是要鞭屍凌遲都可以!!!(馬上抱住快要發作的A開始指天畫地的發毒誓)

A:…就算你真的離開我了,我想…我還是下不了手吧………(思考,嘆氣)

W:疼老婆的傻老公和心太軟的濫好人老婆。

Q 37:小鳥君有想過外遇或出軌嗎?
S:雪特!你是故意要害我們吵架的是嗎?當然是沒˙有!從˙來˙沒˙有!!我愛他愛得要死,防止他被別人搶走都還來不及了哪來鬼時間想這種鬼問題!換下題!(暴怒狂吼)


Q 38:我只是問一下假設性問題麻~反應那麼激烈幹麻(嘟嘴)。進可攻,退可送,還便於掩人耳目,就算被抓也推說是朋友就好──關於那某虎視眈眈阿斯蘭的魔王基,真有何感想?
S:如果他膽敢再來跟我家蘭蘭洗腦我馬上跟拉克絲密告去!讓那傢伙嚐償偷吃窩邊草的滋味!(把A死抱在懷裡)
A:真君,窩邊草是什麼?(眨巴著眼)
S:這你就不用知道了。(趁機偷親一個)

Q 39: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小鳥君也從以前的火爆死小孩長成為可靠的好男人;請問一下當雙方初次見面時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A:很彆扭很叛逆,但是也很努力的孩子(笑)
S:不要說我是小孩!(爆)
W:好啦好啦,快說你對蘭蘭的第一印象啦,「」鳥真。
S:就是…很漂亮又………令人景仰的前輩(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但是碎碎念起來真的很可怕。還有很愛亂摸我的頭。
A:我覺得真君亂亂的頭髮很可愛呀(微笑)
S:(馬上把手插進頭髮裡撥亂) 我突然覺得梳子……這個…其實並不是家庭必需品嘛一////一 就  丟掉吧。←彆扭的傢伙

Q 40:兩人初次H時的感覺?
S:明明上一題還很正常的。
W:我突然很想問這個………
A:覺得眼前的真君好像突然變成了大人…雖然有點生澀……(臉紅微笑)
S:眼睛不敢直視我的臉紅得很可愛,感覺像玻璃一樣脆弱,令人有種想要保護他的衝動。

Q 41:有說些什麼話嗎?
A:我,我記不得了(臉紅笑)
S:我那時候腦子好像是空白的………(呆)只記得蘭蘭一直要我慢一點,他很痛之類的。
A:因為真君的壞習慣就是衝動地埋頭苦幹啊…我又不會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性急……(汗笑)
S:難不成你還要我慢慢來喔!(跳腳)

Q 42:距離現在時間最近的H是在什麼時候?我果然好是好愛問鹹濕問題喔~(羞)
S:就在剛才吧(不假思索)
W:靠,你果然在我們的道具間幹那種事。
A:…………/////(很鴕鳥的閉起眼睛)



Q 43:目前嘗試過最激烈的H?
A:可以跳過嗎……
W:不是不可以啦……但是這會影響到大家對真君床技的評價,不過蘭蘭堅持不回答的話我是可以跳過的。(眨巴著善解人意的溫柔雙眼)
S:我說!(斷然)
W:哎呀,不必免強說出來的<-虛偽的話語
S:你叫我不說我偏要說(激)──最激烈的H就是在上次我從網路上看人家說精油有催情的功能──(A一臉「我放棄」了的表情)──所以我馬上買了一堆回家試試看──
W:伊蘭伊蘭嗎?
S:咦!?你怎知?
W:你不要忘了我的老本行是幹啥的啊─ ─(指指胸口那張『D男公關俱樂部服務生領班』的牌子)
S:不過我一看見蘭蘭就想撲上去了,所以沒仔細看說明書,直接往他身上抹──我們那晚在每一面牆用力推進撞擊,一路從玄關滾到臥房,再從臥房滾到浴室和廚房──
A:隔天早上清醒時我看見價值上萬塊的壁紙全毀了= =
S:我被罰禁慾一個月……─ ─

W攻:那很慘……
W:(大驚)你指哪方面!?

Q 44:早上醒來發現屋子變得很「悽慘」嗎?
A:能倒的東西都倒了,不能倒的東西也都倒了。尤其是那上萬塊的壁紙……(非常在乎那壁紙)
S:是嗎?我倒覺得不錯啊,上面都印滿了我們當晚所有的「動作」,看起來像壁畫一樣XDDD
A:我馬上動手撕掉它!(臉紅)

Q 45:好啦好啦,蘭蘭君用不著害羞啦~年輕人的精力理所當然比較旺盛啊!你應該高興他把所有的「精力」全發洩在在你身上才對,在這後宮風潮旺盛的世界裡,小鳥君是個專情的好男人啊!(拍拍)話說回來,當初兩人在交往的時候遇到最大的阻力是什麼?
A:軍隊。
S:基拉!
A:咦?基拉做了些什麼嗎?@@??(驚訝貌)
S:有!(咬牙切齒)

W:為什麼這兩個會成為你們倆在一起的阻力呢?
A:雖然長官們都很熱中建立後宮……但是不見得贊成兩個部下是同性戀……而且我是真的長官,這是不合乎階級的感情…於理於法都是不合乎的…
S:階級是什麼屁!再過幾年我會爬得比你還高!同性戀又怎樣!至少我是個很專情的同性戀啊!
W:哇,你這是在諷刺某些「後宮主」呢~
S:我就是在諷刺他們!

Q 46:兩人排除萬難最後終於在一起後,對眼前的丈夫 /妻子有什麼感想呢?
A:沒想到過去衝動的小朋友,已經長成了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微笑)
S:他是個賢淑的好妻子…能娶到他是我三生有幸…(臉紅)一直以來我為了成為能夠匹配他的人而努力著。
A:謝謝你,真君 (將自己的手蓋上S的手背上)
S:不、不客氣(突然結巴),因為,因為阿斯蘭你不是對我說過了嗎──『等你長成為好男人的一天,一定還要來找我』的嗎?我只不過是遵守了約定而已。(兩人臉紅臉紅)

Q 47:現在回首過去,有什麼感與嘆呢?
A:感觸嗎……?對於過去,我跟真最大的感觸就是 戰爭是很悲哀的事物,我們都在那裡失去了所有,迷失在其中。在巨大的時代洪流中,無論我們多努力還是只能被推著走,那是一場無能為力感很重的悲劇,我在那場戰爭裡失去了我的家,真在那場戰爭裡失去了親人。經過戰火的洗禮,除了仇恨和悲哀我們一無所有…………所以當真對我刀劍相向時……我想,如果這是真認為的道路,就拿起武器和我相對吧……潮流已經轉成誰都不知道哪裡才是正確的方向了……
不過也因為那場悲哀的戰爭,我才能夠與真相遇。我們受過的傷痛都很像……或許這就是當初真吸引我的原因吧?

Q 48:真的想法呢?
S:在當時,我拿著武器對著阿斯蘭,其實我想擊落的,不是他,而是我自己的迷惘……那時我已經不知道到底誰是對、誰是錯了,我希望這一戰能夠看清楚到底我這樣戰鬥……到底有沒有價值。迷惘的尋找方向,是我當時的寫照。

W:那是個所有人都在摸索的時代,唯一確定的只有悲哀而已。(結論)

Q 49:時間拉回現在,現在覺得現在對方已經長成了怎樣的人?
S:我所憐愛的小妻子。
A:一個好男人。
(兩人相視而笑)

Q 50:最後這一路走來風風雨雨坎坎坷坷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對方說?
S:我想沒有所謂的最後,往後我跟蘭還是會這樣互相擁抱著,依靠著走下去;不管往後還有什麼風浪……我想都沒有什麼讓可以我們害怕了……
還有很感謝,感謝阿斯蘭在我還不成熟的時候這樣教導我、疼愛我,
現在還是一樣感謝,感謝他願意繼續承受著這樣任性的我的愛

A:我想是因為我們都是承受過喪失掉至親的人,對於那種失去親人的疼痛再清楚也不過,就因為這樣,我們彼此非常珍惜對方;我很感謝真君長久以來對我的呵護和關心,雖然他有時候有些衝動(笑)
但是這種被人好好愛的感覺……我真的很久沒有感受到了,希望往後的日子裡真君能夠身體健康,這是我最後的願望(微笑)

S:最需要這個願望的人是你自己吧?(笑)

A:能夠遇見真君,這是在這悲哀的戰場上唯一令我不後悔的事

S:無悔。

兩人低頭,緩緩地綻出了溫柔地笑靨……………

(如果路途上的苦難與傷痛都只是通往你的道路,我將含淚微笑地接受)by waterlo


感謝真君與阿斯蘭君今天到本現場接受訪問,透過這對在戰火中生存下來的烽火情侶,讓我們在悲哀得看不見未來的SEED看到了一道明亮的曙光。
也許用鮮花代替刺刀,微笑代替大砲,用柔軟的人心敉平戰爭的ㄧ天總有一天會到來吧……我們謝謝他們!

(掌聲如雷歡動)

W攻:這種文謅謅又濫情得很可怕的東西才像原本的你嘛……
W:知我者攻攻也嗎?(笑)
W攻:我只是一個被你吃得死死毫無抵抗能力的普通人……V V

(兩人牽手,一躍下台)


後記:

水羅音:有觀眾反應說要看我跟攻攻你的五十問耶~
攻攻:為了收視率好,勸你不要。(冷靜)
水羅音:可是SA夫婦說他們願意採訪我們耶……(很期待的表情)
攻攻:那讓他們兩說話就夠了,我們插花。(冷靜)

結論──>如果超過五個人以上連署要看的話,就寫吧。沒有的話?那就請讓我和我家攻攻拉布去吧~~

S:反正你就是不想讓我們賺主持費就是了==###
A:真為什麼這麼介意這事?@@a
S:廢話!我要找機會報仇啊!!!(握拳爆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