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現在猶是籠中鳥,但有天我會掙脫刺網,飛向遙遠他方......
  • 2133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今日標題:『這就是庶民的悲哀……』好野人雷伊如此說。

 

 

今天總算是戰士雷伊最有腦的一天了,居然可以想到這些方法克服地下研究室的秘密關卡

只不過衝動依舊啊。

 

 

第一關:原本以為是很要命的水牢(不過雷伊會游泳,不必擔心)

就在我用重劍在水中猛砍柵欄砍得要死的時候,盜賊金輕輕按下開關──「咖擦咖擦咖」『啊,打開了。』

『………』←頓時絕得自己愚蠢無比的雷伊

 

 

    因為金跟雷伊有種種過節(會招來殺身之禍的那種),於是金完全不敢在雷伊面前顯露出自己的真實身分,只好易容又化名,之前做的設定全部白搭了(這告訴我們跑團如戲 戲如跑團) 然後盜賊跟戰士又是天殺的不和↓請參考如下

 

 

戰士:『汝這個卑鄙小人!』 盜賊:『怎樣!我就是小人啊!

於是金也不方便在我們面前洩露自己的職業──「老伯,你為什麼會開鎖啊」「啊|||||||因為我常常換工作,所以會很多技能(呼弄)

 

 

第二關:

 

 

來到了一條通道前,這時候擔任陷阱偵測器的金伯爵(盜賊),警告準備衝過去的半身野蠻人伊里安前面有陷阱──只要一觸發就可能萬箭齊發或是兩面牆突然把我們夾成三明治。

 

 

於是(因為愚蠢所以)無畏的雷伊就一馬當先的跳過去──「嚇啊!」

 

 

 

 

雷伊輕輕鬆鬆的跳過第一個陷阱

 

 

然後華麗的掉進了第二個陷阱裡───「!!(地板居然打開了)」

 

 

 

 

還好雷伊的反應夠敏捷(唯一的長處?)即時攀住了旁邊的地板,撐著自己的身體低頭往下一看──『一堆尖刺的地洞,是誰想出這麼老梗的陷阱』←話雖如此還是中了這超老梗的陷阱。

 

 

 

 

這時候野蠻人伊里安輕輕越過,牧師大姐只說了一句「凌空而行」然後輕輕鬆鬆的從半空中走過去,經過雷伊身旁時候還憐憫他似的將他一起抓走了。

 

 

 

 

美麗術士大嬸開啟任意門通過

 

 

剩下牧師不是用蛛行術就是凌空而行輕鬆愉快的過去了。

 

 

 

 

一瞬間,雷伊有種魔法系職業真作弊的感覺。

 

 

 

 

很囧的來到第三關卡面前:

 

 

『有陷阱!』

 

 

「是那條麻繩嗎?」『不,那條麻繩只是條普通的繩子』老伯爵金指著麻繩旁邊的兩條小絲繩『這兩條才是真正的陷阱。看我解除掉他們。』

 

 

 

 

『老伯你為什麼會解除陷阱啊。』

 

 

『囧 欸 欸 因為我以前換過很多工作……(難不成是盜墓嗎?)

 

 

 

 

解除陷阱後,大家還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輕舉妄動

最後最沒耐性的雷伊終於忍不住了:『我不管啦!我要直接過去了!』於是華麗的大步向前───被麻繩絆倒

 

 

摔個正著。

 

 

伊里安這時正輕輕鬆鬆的跨過麻繩過去,其他人依樣。居然連野蠻人都比他聰明

 

 

(如果精靈王國的人知道他們的王子居然這麼白癡,想必應該會集體切腹)

 

 

其實當年身為半精靈的雷伊選擇半精靈最少從事的戰士一職,可能就是因為腦袋太笨除了怪力外別無長處?

擁有怪力而沒智慧的半精靈真的很少見(而且EQ還超低)…………||||||

 

 

 

 

中途經過了一處走廊,走廊的牆壁上繪著神秘的壁畫,繪著吸血鬼打敗勇者的圖畫;但實際應該是勇者打敗吸血鬼,雷伊此時用他在精靈王室裡所上過的歷史知識(專門傳授世界歷史的宮廷教師所教導……)判斷這圖片上繪著是一件流傳在民間的勇者鬥惡鬼的故事,只不過現在圖畫上將他反了過來,由此可以推論出這圖畫很可能是出自於邪派宗教者所繪的

 

 

雷伊在此發揮他的知識判斷我是很高興啦

不過

你是戰士吧!

怎麼都淨知道這些事情(果然王室的教育做得很全面?)

↑另外還通曉神秘、宗教、工藝機械、地理、歷史、方、然、皇室與貴族、界域等知識

 

 

通過了走廊,來到了第四關卡

 

 

第四關卡牆上出現了三幅畫,畫上還有著奇異的文字,雷伊看了看,發現那既不是精靈文也不是通用文,於是放棄。

祕術士黑爾芭大姐利用他的職業專長解讀了上面的文字,原來這是個猜謎遊戲

每張圖都代表著這房間的每一扇門

 

 

老伯爵走到第一第二扇門面前聆聽,

第一扇傳出 刷刷 像是沉重鐘擺的聲音(雖然我懷疑那是鐮刀)

第二扇門傳出 棟棟 像是什麼東西連續重敲地面的聲音

雷伊走到第三扇門面前──寂靜無聲

 

 

於是他決定要走第三扇門(完全不管猜謎的提示,決意用直覺往前衝)

跟他身為笨蛋暴力同盟的半身野蠻人伊里安也決定跟他一起走第三扇門

完全不管老伯爵的警告就把門打開了;另一邊老伯爵也打開了他所要走的第二扇門──棟棟棟!好幾根精金重錘輪流敲打著地面,一不小心就會被重槌黏在地板上(看過漢堡肉嗎,就是那樣)

然後黑爾芭跟老伯爵頓時眼睛發亮──精金大概是這個世界中最值錢的東西,比現實世界中的石油還值錢。於是這兩人就算甘冒著變成漢堡肉的風險也要去砍下那幾根精金柱子。

 

 

而雷伊跟伊里安這裡是一個很平靜的石橋,比直的通往對面一個十分平滑的祭壇。其他人都在外面靜觀其變,看哪扇門最好通過。

雷伊看到老伯爵對精金如此癡狂的樣子,只很不屑地哼了聲──『這就是庶民的悲哀呀──

老兄,

不是每個人都跟你家裡一樣超級有錢啊

 

 

(除了伊里安是超級不識貨外,其他人通通都是窮瘋的人。)

 

 

石橋是唯一能通往祭壇的通道,但是上面注明了,這橋只能通過一個人,通過一個人後橋就會自動崩塌。其它牧師和術士一進入這空間後,馬上就感覺自己的魔法通通被壓抑住,不能使用。

雷伊拿出一銅幣往下扔,隔了三十分鐘才聽見落地聲──見鬼了

 

 

這時雷伊頓時靈光乍現,想到了個好方法。

雷伊拿出隨身行李中的麻繩,綁在入口的石柱上,自己再帶著繩子一路瘋狂奔過那石橋,凡是他跑過的地方都開始崩塌毀滅,

然後,最後猛力一跳,攀住祭壇邊緣,用力往上一躍,成功的到了對面(但石橋已經崩壞光了)

 

 

現在他已經從對岸牽起了條堅韌的粗麻繩了,不過現在有個問題

 

 

祭壇上光滑一片,沒有任何地方可以綁結固定

 

 

也許是狗急也會跳牆,被逼急了笨蛋也有好方法。雷伊頓時抽出腰間的大型死神鐮刀,用力往地上一砍,將彎刃部分全數砍入祭壇中牢牢固定,然後再把露出祭壇外的刀柄掰正,將繩結綁牢牢在上(雷伊的技能之一:繩技)

一條繩索就這樣牽起了。

 

 

『伊里安~』雷伊向對面大喊,『你還有帶繩索嗎~

『有~

『那你學我,把繩子一端綁在柱子上,再把另一端綁在自己身上,沿著我牽起來的繩索爬過來』
因為伊里安是半身人(哈比人),所以體重最輕,而且他是野蠻人職業,攀爬等體能技術是團中最強的,所以由他來牽第二根繩子過最適合不過;到時後剩下隊友可以分成兩路從兩條繩子上過來,避免掉一根繩子負荷過重而斷掉的事情發生。

 

 

 

 

這時候悲劇發生了,由於對面到祭壇這裡的角度是一路往上,所以爬的人需要有相當的臂力和耐力;伊里安爬一爬,手一滑就直直的掉下去───狠狠的撞上石壁(還好有拉安全繩)

 

 

用力的撞壁了。幸好伊里安有帶攀爬工具,又很俐落的爬回了原點。

 

 

 

 

時牧師 小姐用特技動作走繩索過來......

 等一下! 妳是牧師吧! 為什麼會特技動作!這不是盜賊的專長嗎 囧

 

 

 

伊里安回到原點整裝,再一次向繩索挑戰───然後又是直直的撞壁

 

 

最後在伊里安的第三次挑戰下,終於辛苦的通過了。不過此時他也是傷痕累累,雖然這對身強體壯的野蠻人來說不算什麼。

 這時候青年牧師柚子嘗試著要攀爬過來,結果在最後關頭手一鬆,整人往下一墜(沒安全繩阿 =A=|||),還好他即時攀住岩壁一角,雷伊施展怪力連繩子帶人一起垂直拉上來。

 原以為悲慘到此為止,沒想到最後一個過來的克林姆牧師居然解開繩索綁在自己身上盪了過來──等一下!你以為你是泰山嗎!

直直撞上山壁(撞牆再+1)

然後雷伊又開始擔任人體滾輪....怪力真好用

只不過據說拉上來的時候已經面目全非了?

"計較這些小事情,果然是庶民小家子氣的作法(攤手)"by雷伊

 

全體平安通過ˇ

 

 

這大概是雷伊冒險以來第一次用大腦用得最徹底的一次。

 

 

祭祀台下有個秘密通道可以往後方繼續前進,於是五人開始浩浩蕩蕩的往前走

他們來到個空曠的長廊,四周都用超堅硬的精金圍成的柵欄,隔著柵欄,他們看到同樣通過房間的金伯爵和黑爾芭正瘋狂的在一群金子海中用次元袋瘋狂的裝著黃金………….

 

 

不知道為什麼雷伊腦中瞬間閃過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

 

 

看到隔壁碧澄澄的金子海,雷伊這裡的隊友也像是瘋了一樣開始激動起來

拼命開始砍著精金柵欄,有些人甚至嘗試著要砸壞石地板要從底下鑽過去,但他們發現精金柵欄比他們的武器還堅硬,而且柵欄深達地底好幾呎,根本挖不開通道。

雷伊一臉囧樣的看著他們,他實在不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為錢如此瘋狂

不過只是錢而已嘛!───這就是庶民的可悲。

 

 

這就是庶民的可悲啊_一』雷伊完全不感興趣,他只想趕快進行下一個冒險關卡。

『精金市價超高!而且打造出來的武器具有超強的功能!

『我的附魔鋒利四級重劍比精金劍還高上兩等。沒興趣。而且我又不缺錢。』

『他還可以打造其他東西啊!雷伊!快點用你的劍砍看看!或許能砍斷下來!這裡有十多根柵欄,總共價值好幾千萬金幣耶!

『能打造鎧甲嗎?』想換鎧甲很久的雷伊。 『欸……那會太重啦』 『那我就用不到了。』 『你不缺錢我們缺啊ORZ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家裡超有錢嗎。』

雖然雷伊本身對精金毫無興趣,但是念頭一轉,趁這時候試試看自己這把劍有多鋒利也不錯──要是這把劍比超堅硬的精金還要堅硬的話,不就臉上很有光彩嗎?

砍下來的精金就平分給大家,然後拿著自己的這份拿去打成漂亮的首飾帶在身上也好。(這種價值連城的東西你居然……………………………|||||||||||

 

 

在隊友的渴望下,雷伊花了四個鐘頭時間才砍下根金柵欄。然後將它扔進自己的次元袋裡──『一根就夠了啦!快點趕路啦。』看來雷伊真的只對試劍有興趣。

 

 

這時伯爵和黑爾芭也從砍斷的柵欄中鑽出,七人又歸隊了。

 

 

七人浩浩蕩蕩的進入了最後一個房間──是一個黑暗的房間,一進去看見有很多黑色的液體濺滿天花板和地板,像是血乾涸掉的痕跡。

房間裡有著巨大的柵欄,旁邊倒著兩具屍體,判斷出來死了已經有段時間。

牧師們使死者交談術想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裡是什麼地方,做什麼用的』雷伊問到(命令他人是皇族專長)

「這裡是有個伯爵耗費鉅資開發出來的地下研究室,專門合成大型猛獸」

『你們是怎麼死的。』

「每天在餵食這些合成獸的時候,突然有隻撞破柵欄逃了出來,把我們都咬死了」

『那中央的研究所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中央研究所只不過是小腳色,我們棋下的一顆小旗子霸了」

『那唆使你們的是誰?他為什麼這樣做』 『是李恩伯爵。因為他是擁互二王子派的支持者,所以想盡辦法要做掉現在的國王──也就是三王子』聽到這裡他不由得渾身一顫。雷伊小時候被當作精靈與人類王國的人質交換,李恩伯爵算是看著他長大的長輩之一(PS:此人類王國中 只要是資歷夠深 地位夠重的人就會認識雷伊,雷伊也會認得對方)。

雖然在之前跟國王的交談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青梅竹馬能坐上王位絕對不是偶然的契機,裡面好像還有像黑洞一樣的內幕。感覺真討厭,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變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難以下手去殺跟自己有著交情的伯爵。況且,他也不能全然相信眼前這亡靈的話。

不過要是亡靈所說的話是事實……那那個笨蛋王子(其實現在是國王)不就有危險了嗎?

 

 

就在陷入天人交戰中,戰士的敏感直覺突然感受到有什麼危險的東西突然逼近;大家頓時進入緊戒狀態。輔助作戰系的盜賊金和吟遊詩人克里斯馬上隱身後退,吟遊詩人隱形後便開始唱起了歌──提升眾人的士氣。

近戰系的熱血暴力二人組伊里安&雷伊則是馬上發動即時備戰狀態雙雙往前衝去,提起釘頭鎚和重劍雙雙往前攻去──

 

 

逼近的是像是經過變種和合成的鱷魚野獸。

 

 

大家輪流攻擊了一回合後,鱷魚怪突然伸出超長舌頭往最近的雷伊身上舔去。雷伊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楞了。身上被長著尖刺的舌頭扎出幾個傷口。

 

 

『牠幹麻舔我 超噁心耶』

「誰叫你站最前面」

『可是伊里安也在前面啊。為什麼怪物都愛找我麻煩。』上次那個暴龍也是把他一口吞掉

「可能是因為你最年輕,肉比較嫩?」

 

 

說遲遲那時快,鱷魚怪舌頭一捲就把雷伊整個人捲到嘴裡轉身就跑了──『為什麼又是我!!!!!為什麼又要吃我!!!!(崩潰大喊)』

 

 

(((其實扮演者也不了解為什麼自己老是被吃掉)))

 

 

黑爾芭大姐『其實我可以放電擊術來救雷伊……

 

 

『不行!』X6 『我們現在都在水裡耶!你一電下去大家通通都完蛋了!』

(還有全身都是金屬鎧甲的戰士會死無葬身之地啊!)

 

 

 

 

雷伊只感覺在鱷魚嘴裡感覺超濕超滑超噁心,從小養尊處優的他對於自己三番兩次被怪物吞進嘴裡已經快要崩潰了───「等從這裡出去後我一定要狠很洗三次澡!洗到脫皮為止!」

搖搖晃晃 晃晃搖搖

終於鱷魚好像死了,他才終於脫逃出來,這時候早就是滿身都是鱷魚口水 ORZ||||||

 

 

眾人打敗怪物後才發現房間還有個通往深處的小門,伊里安先用鎚子敲敲門把,確定沒有陷阱後才打開───這是間奇怪的房間,地上積了不淺的水,對面的牆壁上有著奇怪的石壁雕刻,大家端詳了半天還是無法猜出個所以然,壁畫旁邊還有扇小門;這時候當然是笨蛋暴力二人組伊里安&雷伊兩人自告奮勇的游泳涉水過去一看究竟,

正當伊里安推開小門的時候,石壁雕刻──呃,應該是說鑲在石壁上的大型戰車眼睛突然亮出紅光,轟巄轟巄的動了起來

 

 

((近戰系的就是這點刺激?最接近所謂的危機))

 

 

嘎啊啊啊啊!大家快拔武器啊!

 

 

看到超巨大的石製戰車在兩人面前,伸出兩條石手臂攻擊過來

號稱因為愚蠢所以無畏的笨蛋二人組馬上亮起手上的武器,往這個機械機關上招呼。後面的牧師和術士馬上發動攻擊魔法,但是發出去的魔法通通被這個多手大戰車通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